当前位置:云服务器云主机服务器搞笑座位号
座位号
2022-09-13

山村美纱,日本著名女推理小说作家。本篇作品根据《精心策划的座位号》改编。

购买车票

黑木是东京一所大学的学生,他有个喜欢的女孩叫知纱子,两人都是京都人。开学前夕,黑木来到知纱子租的公寓,得知知纱子要和另一个男人结婚了,黑木很生气,一时冲动,把知纱子掐死了。

杀死知纱子后,黑木很害怕,他慌忙将指纹擦干净,便逃回了家。

回到家后,母亲喊住了他:“黑木,你不在家时,名古屋的早濑打电话来了,他乘明天下午两点名古屋发出的新干线回东京。我告诉他,你现在也去买火车票了。他的座位在九号车厢。你买到票了吗?是明天几点的车?跟他一班吗?”

经母亲这么一说,黑木才想起来,上午跟早濑约好一起回东京,所以出门的时候就跟母亲说,去买火车票了。为了不让母亲起疑,黑木连忙回答道:“买到了,可能和早濑是同一趟车,在京都站是一点多发车的。”说完,他进了自己房间,急忙给京都站的售票处打了电话:“请问,明天一点多发车到东京的预售票还有吗?”

对方回答:“您要预购的对号票在中午已经售完,我们这里只有无号票了,如果您想购买的话,请尽快来售票处,由于近日大风雪天气,明天如果列车晚点两小时,我们将会退还给您部分赔偿费,而明天所售的无号票,将会盖上‘已知晚点’的图章,这是乘客在知道列车将要晚点的情况下购买的,我们将不做赔偿。”

黑木心想:现在只能买今天的无号票了,如果警察来询问的话,可以出示今天买的票,证明自己上午去了京都车站。想到这儿,黑木的精神头又来了。他直接去车站买了一张无号票。

拿到票后,黑木终于松了一口气:如果到明天上车之前警察还不来找他的话,他就可以和早濑乘同一趟车回东京。如果下车时火车误点超过两小时,那么他们可以一起要求赔偿。只要他和早濑一起行动,早濑就会以为黑木拿的也是一张对号车票,那么早濑就会给他作证的。

傍晚,黑木回到家后发现,电视里正在报道知纱子遇害的新闻,她的尸体是未婚夫发现的,黑木慌慌张张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看了看那张无号票,顿时脸色苍白。因为在那张票上还印着一大串序列号。如果警察看了这串序列号,定会发现这张票不是上午预售的,而是下午售出的。一想到这儿,黑木又有些坐立不安了。

晚点列车

就在黑木胡思乱想的时候,电话铃响了,来电话的是他的朋友大石,大石说道:“黑木,你上午特地来找我的吧?我没在家,真对不起,其实我在理发店,看到你正朝我家方向走去。我想赶快喊住你,可当我冲出去时,你已经没了踪影。”

听了大石的话,黑木脸色苍白,他想起来,大石的家就在知纱子住处附近。大石不停地解释着:“我本想马上给你打电话的,可你知道吗?我家附近出了一件杀人案,死者叫知纱子,是个美人呢!警察来搜集情况,也到我家来了,所以才给你打晚了……”

黑木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,盘算着:大石到底向警察说了些什么?幸好他不知道自己和知纱子的关系,但只要警察来找自己,他就会知道了呀!

黑木狠了狠心说:“大石,我们见个面吧,明天我想再来找你一趟……”

大石高兴地答应了。

黑木决定明天杀掉大石,他开始计划起来:自己坐的是“135号”新干线,由于暴风雪天气,一般新干线都会晚到一个小时,所以,在这一个小时里,他有足够的时间杀死大石,并且可以制造“不在现场证明”。

第二天,黑木按照乘车的原定时间出发,他把大石约到了一个建筑工地,然后用一根领带把大石勒死了。作案后,黑木仔细地检查了指纹及遗留物品之后,直奔车站。

来到车站时,135号列车还没有进站,站台里停着的是前一班列车。过了一会儿,车站广播里说:“发往东京的135号列车将晚点。”

黑木松了一口气,他来到站台的小卖部前,买了一个盒饭。在将要离开小卖部的时候,黑木还特意把提包“忘”在了柜台上。

不一会儿,小卖部的服务员拎着旅行包追到黑木身边,说:“对不起,您是不是把提包忘了?”

黑木连忙道谢,当他接过提包时,周围的人都在看他。黑木不觉地笑起来:行了,证人有了,下面要做的是在车上找到一个合适的座位。

对号入座

135号列车晚了一个小时,才徐徐驶入车站。黑木上了列车之后,来到早濑乘坐的九号车厢,环视起来,可能是全线误点的原因,今天车厢里有三分之一的座位空着,一些买了对号票的乘客等不及误点的这班车,而乘了前一班列车。

黑木决定让乘务员帮自己找个座位。一般来说,找乘务员帮助,可以坐到指定的位子,这样就不会和名古屋上车的、有对号票的乘客坐同一个位子,而且,乘务员帮自己改签座位票时,会提供一张收据,在退赔时也能顺利过关。因为拿着无号票去要求退赔时,常常会受到盘问,比如:在哪儿上的车,几点发车等等。让乘务员在收据上写清是几车厢几号座就不会受到盘问。黑木想:只要让早濑看到自己坐在九号车厢里,他就会坚信,自己也和他一样买到的是对号席车票。

黑木走到车厢出入口时,听到了乘务员和乘客的争吵声。黑木心中大喜:这是个绝好的机会!现在乘务员一定光注意和那个乘客争吵,而记不住我的。想到这儿,黑木走了过去说:“对不起,我打扰一下……”

乘务员又认为是来提意见的,拉着脸看着他。黑木接着问道:“请问有没有空位子,我的一位朋友从名古屋上车,在九号车厢。我想求您在九号车厢给我找一个空座位。”说完,他便把100元钱和一张无号票递了过去。

乘务员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,取出收据本,想了一下,就开了一张标有座位的收据,写完后,说:“你坐这个座位。这个座位是空的,名古屋上车的人是不会坐的。”

黑木接过收据,仔细看了看,收据上面写有“一月八日”和“135号列车九车厢四A座”的字样。

“太棒了!”黑木进了车厢,他故意大声嘟哝着:“九车厢四A……啊,在这呢!”他心安理得地坐在座位上,迫不及待地给早濑打电话,对方说:“我在等车呢,新干线又晚点了,你是哪班车?”

黑木说:“我现在坐的是135号列车,和你同一班吧?我的座位号是九车厢四A……”

“太好了,我的座位是七B!待会儿见!”

放下电话,黑木开始眺望窗外。他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:对了,为了证明我乘坐了这班车,我应该再拍几张雪景的照片!于是他马上取出照相机,开始拍起窗外的雪景来。

一会儿,列车到了名古屋站,早濑进了车厢,随后和黑木一起去车厢餐厅用餐。黑木说道:“这趟车还不知要晚多长时间到东京呢!”

“据说大约要晚点两小时,看样子票款要退给咱们了。” 早濑把黑木想说的话抢先说了出来,之后早濑又谈起了最近才交上的女朋友。

一个多小时后,列车到了东京站。黑木和早濑一起去退赔处,两人都排在了对号票一队,不一会儿,早濑情不自禁地“啊”了一声。黑木抬头一看,早濑的女友在检票处正朝这边招手,早濑在黑木之前先办了退款手续。他一接过钱便飞也似的朝检票处冲去,所以,根本就没有看到黑木的票。

不在场证明

回到东京之后,警察来找黑木。警察问他:“大石君死了,你知道了吗?听说你们是朋友。”

黑木做出了适当的惊讶表情:“什么,大石死了?是事故吗?”

警察说:“不,是被人杀死的。你能说说他死的时候,你在哪儿吗?”

黑木想了想,说:“那天是我回东京的日子,中午我去火车站等车了。”

听到这儿,警察不知为什么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:“那天因为下雪列车晚点了吧?”

黑木有些紧张地说:“是啊,晚点了两个小时呢!我在东京站还要求退赔了!”

警察开门见山地说:“在大石死的前一天,还发生了一起命案,一个叫知纱子的姑娘被害。据说她和你在高中就是朋友,而且关系还不错?”

“是的,我们是同学!”

警察继续问:“那么,在知纱子被杀的那天上午,你在什么地方?”

黑木做出了稍稍考虑一下的样子,答道:“我上午去了京都车站,买好了第二天的对号票,中午回的家。”

“你的座位是几车厢几座?”

黑木说:“九号车厢四A座,这你可以去问一下从名古屋上车的早濑,他的座位号是同一车厢的七B座。”

警察听到这里稍稍沉默了一会儿,又接着问道:“你去买票时有没有碰到什么熟人?要知道,新干线的对号票可是从好多天前就开始预售的。”

“我和早濑约好一块儿回东京,那天早上才定下来的。之后早濑马上去名古屋站买车票了。在我去京都站买票时,他又给我家打了电话。”

“如果是在当天买的无号票,上车有空位子就可以坐,而且照样可以得到退款的。”警察一下子捅到事情的关键之处。

黑木说:“如果我拿的是无号票,随便找个位子坐下的话,那么一定会被乘务员提醒注意的;早濑上车时,名古屋的乘客也会把我的座位坐掉;退赔时,服务员也会问我上车地点和列车班次,可是我和早濑一直在一起,没有遇上这些情况啊!”说完,黑木又提出,希望警察去向车厢里的其他乘客核实。

警察走后,黑木钻进被窝,回忆着,到目前为止,幸好还没有出现漏洞。警察为了推翻黑木所说的“事实”,到处奔走,可是都没有找到可疑之处,黑木的“不在现场证明”是成立的。

半个月后,黑木已恢复了过去的状态,有一天,警察又来找黑木。黑木虽然非常紧张,但他心里却信心满满。警察问他:“你说知纱子遇害那天上午,你去京都车站买对号票了?”

黑木自信地说:“是的!”

警察接着问:“票的座位是九号车厢四A,不会错吧?”

“没错儿!”黑木坚定地点点头,但不知为什么警察又意味深长地笑起来:“现在我明白了,你在知纱子死时,根本没有去买什么对号预售票!”

黑木一脸吃惊:“怎么会?我买了对号票,坐在了对号座位上,还领回了误点的退款。难道那张票是假的吗?”

警察斩钉截铁地说:“对,是假的!九号车厢四A号是新干线上不输入售票计算机的座位号。那是为了防止计算机失误、座位号重叠、或遇有特殊用票人员时,各班车上都空出的座位号。新干线上的列车一般在普通车厢备有十个,在包厢内备有八个这样不输入计算机的座位号。因此,九号车厢四A是你想提前买也买不到的座位号!”

(杨君改编)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